您當前所在位置:

電改五周年的五大遺憾與五大期待

來源:能見Eknower  撰稿人:  發布時間:2020年03月27日 瀏覽:
摘要:

  虛擬電廠是集合不同類型中小型分布式能源對其實行統一的調度和智能控制以達到模仿傳統大型發電廠的特征功能,使其能夠參與電網運行和電力市場的功能單位,如果再和需求側負荷管理結合起來,則其不僅具備協調和確保新能源上網的功能,同時還可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的作用。

  最近不少人問,電改5周年最大的行業變化是什么?

  最簡潔的回答是:隨便挑一個電力板塊的股票,比如說科陸電子(002121.SZ),2015年3月的股價在20元上下,現如今還不到4.5元,且不論股權易手英雄落寞,資本市場的追逐即可見一斑。

  當然,5年前8元左右的保變電氣(600550.SH),現今依然連掛10個漲停,股價停留在8元左右。5年的時間維度,說沒有變化,或許也不是不可以。

  對于電改5周年,前不久我在熟悉的人群里做了一個問卷調查,結果非常有意思:

  多數人的意見在乏善可陳和差強人意之間,相比于2002年的5號文和隨后的上一輪電改,表面上看來亦是有很多進步。

  最起碼,電價降了好多,電網的競爭意識也上升了好多,行業里出現很多新的業態和公司,綜合能源、泛在電力物聯網、電力現貨市場這些名稱,也曾多次刷屏。

  但人世間最大的遺憾,往往在于,當時痛不欲生的忍耐和煎熬,在多年以后回望,竟已是成就上的至高點。

  此刻你不會再有“如果有機會重新再來我一定要做的最好”的雄心,也不會有“生不逢時所托非人”的抱怨,而只會啞然一笑,怪自己給不出更高的代價。

  這一輪電改已無限接近如此遺憾。之所以還能勉強留下一些期待,實在是因為機會難得,唯恐自己拿到的劇本,只是第一季。

  01五大遺憾

  作為本輪電改從德國折騰回中國的重度參與者和見證人,九號文5周年后再回顧,確有五大遺憾值得總結:

  第一,增量配網這個棋子走出去了,卻不得不作一個棄子。再給5年時間,民營的、混改的、地方的增量配網們,依然無法從精神和物質上壓倒存量電網運營商。

  第二,配售分開后全國冒出來數萬家售電公司,但竟然沒有一家是真正的在做售電,把躉售、零售、預售、拋售、分售、定售和搭售做全做足的。售電市場沒有被閹割,只是在提著褲子跑路。

  第三,政策先行、技術跟進、經濟掩殺的改革套路打法日漸清晰化,但是這5年,除了行業搞軟件的慢慢有點云端意識,其余領域幾乎沒有出現亮眼的技術創新,此點頗為遺憾。

  第四,5年來流行的很多概念幾乎全部死掉,唯一剩下的只有能源互聯網和綜合能源,但前一個越來越虛幻,后一個越來越艱難。電網公司雖然幾經反復后恍然大悟,依舊保持行業領頭地位,但發覺自己越來越難忽悠其他人。

  第五,電力市場就像2002年世界杯出線的中國足球隊,時間點是抓住了也趕上了,但每再往前走一步,都會暴露出更多問題,致使失敗風險加倍。如果不是因為教練是外國人,真的不知道這個功該怎么表,過該怎么推。再謹慎的行動,也無法掩蓋實力的欠缺。

  以上五大遺憾不作詳細舉例論證,經歷者可獨自思考,仔細品味。

  02五大期待

  盡管如此,我們還是可以滿懷期待地希望明天會更好:

  第一,用戶體驗的無止境提升,應當是未來5年最值得嘉獎的行業期待。

  九號文的精髓其實是以配售分開為抓手,倒逼發輸配三大環節的變革,在簡單粗暴直接地降電價令出來以后,政策最期待的變化只能是服務端的體驗和質量。

  在這件事情上,不止是電網公司們,所有的發電售電企業都有很多的功課要做。

  一等用戶體驗,是用戶按照供應商的想法去做,自己還很開心;二等用戶體驗,是用戶不說供應商已經做了。

  三等用戶體驗,是用戶說了供應商馬上就做;四等用戶體驗,是用戶說了供應商說不行,要這么這么做才行;最差的用戶體驗,是用戶懶得說自己要什么。

  用戶體驗是一件互相成就的事情,當年被龍永圖斷定絕對不會不逛街的中國女性,用手指證明了任何用戶習慣都可以被改變。

  有信心去改變用戶心理的公司,才是能把用戶放第一的公司。互聯網公司在技術、人才、政策、品牌甚至銷售渠道都不占優的情況下,竟然逆襲了很多產業,靠的就是清晰的用戶畫像、準確的用戶服務。

  物聯網時代或者ToB端的企業級業務還是不是這樣的邏輯?時間將會是最好的證明。但真正在這一領域的王者其是用戶自己:海爾旗下的能源公司已可以把內部的綜合能源和工業互聯網服務做成一種產品傳售給自己的上下游供應商和合作伙伴。

  第二,電力市場的全國性統一平臺,7x24x960萬平方公里的交易模式值得期待。

  在歐洲已經大量實施全天候24小時自動交易機器人策略的今天,和美國動不動就全網熔斷的暴跌爆炸性趨同交易策略的昨天,能夠以分鐘甚至秒為單位的AI2.0,即AI互毆的交易對決,現在看來只可能在電力交易場地里發生。

  為此,一個7萬億電量的市場和960萬平方公里的邊界提供的不是安全感,而是能夠足夠大的承受緩沖。

  經過這5年之后,人們會恍然大悟,提供給現貨電力交易安全邊界的不是調度,而是交易本身。經過新冠疫情之后,很多人或許會逐漸意識到真正的安全不是不讓危險發生,而是讓危險的破壞力變得可以承受。

  正如所有人都不會想到僅僅電改5年后,我們就走到了現貨市場的門口。

  長期來看,我還是對中國電力市場的發展看好,只要不斷有人進場參與,中國最終也一定會出現這樣的公司:十幾個金融數學畢業的年輕人年營收數十億,代理幾百幾千含金量很高的用戶。

  但另一個可能是,中國的電力市場或許會發展出中國特色,與美國和歐洲的都不太相同,最后變成“四不像”。這很無奈。

  最可行的辦法,是把規則弄得既復雜又纏繞,不僅價格變化有序緩慢可控,關鍵時候還可正大光明的各種干預。

  如果沒有一夜暴富的吸引,誰還會去Casino?如果沒有足夠量的玩家進入,誰還有必要去發明那么多賭具和規則?

  電力市場雖無必要囂張到此等地步,但集中那么多優秀人才花巨大精力去做一些違背基本邏輯的“精美怪物”,或許是這個行業幾年來最常犯的毛病。

  所以,盡管本來最值得期待,也只能忍痛排在第二名。

  第三,基于數字化鏈接的平臺型虛擬電廠運營商,期待成為能源互聯網最后的體面。

  不得不說,在互聯網剛剛冒頭,2B業務與互聯網結合非常曖昧的2014年,一個同樣模糊混沌的能源互聯網市場本應是電力行業的公司們最好抓住的、讓整個行業都更上幾層樓的2014年。

  電力行業本來有乘風口雄起的可能,但現在可以蓋棺定論,物聯網概念上來以后,互聯網的那種半數高科技半資本圈地的原始野蠻操作已經過時,千頭萬緒的能源互聯網最后唯一還能成為數字化時代翹楚的就剩虛擬電廠。

  虛擬電廠即VPP(VirtualPowerPlants),就是把分散在四處、與不同層級的電網相連的分布式新能源電站和儲能等設備集合起?進行集中控制調度并完成市場運營的整體系統。

  虛擬電廠是集合不同類型中小型分布式能源對其實行統一的調度和智能控制以達到模仿傳統大型發電廠的特征功能,使其能夠參與電網運行和電力市場的功能單位,如果再和需求側負荷管理結合起來,則其不僅具備協調和確保新能源上網的功能,同時還可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的作用。

  所以,虛擬電廠可以被看作是結合智能電網和智能電力市場的切入點,在新能源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產物和工具。

  理論上講,虛擬電廠的目的是去整合各類光伏、風能、水利發電、生物質能、熱泵和熱電聯產等分布式設備,同時結合電熱或者電氣儲能,連接電網、熱網和氣網的設備實現能源轉換,所以也被看作是能源互聯網的一個重要的系統集成平臺。

  在沒有充分的通訊和數據連接可能之前,這一切的確是妄想。而這實際上也是虛擬電廠和微網等名詞們最大的區別。

  微網的連接方式依然是電氣的物理連接,盡管也需要很多數字信號與通訊控制。但虛擬電廠更多還是依靠數字化的ICT來聚合出一個虛擬平臺,盡管事實上這些分布式電站們的確電氣上也始終以某種方式相連著。

  這一體系運作的主要前提是:完備的電力交易市場規則和專業的新能源電站背后的虛擬電廠運營者。

  從某種角度而言,新能源電站的投資者們需要最好的團隊來幫他們運營管理電站以獲得最大收益,互聯網善于選擇全網最優來放大這個最優者的控制邊界和收益,就像李佳琦一夜帶貨5個億一樣,這個最優站在食物鏈的頂端但是不用擔心自己的舌頭不夠長。

  所以虛擬電廠應運而生,提供各種相關的主動服務:不僅可以用來集合分布式電站統一調控上網,技術端還可以通過組合不同電站和儲能設備來提高調頻容量。

  要知道在不遠的將來,如果新能源比例超過50%,對電網調峰調頻的要求只可能來自新能源本身去解決,因此這種組合型的能源服務公司的上升空間還非常大。

  虛擬電廠的本質就是要讓新能源運營者手中的牌越來越多,現在是調控風能光伏生物電站,下一步就是接入儲能并安排儲能余量隨時適應動態電力市場,參與一次二次三次調頻,再下一步就需求側響應調控智能家居、智慧建筑、電動汽車直至工業4.0,甚至從微網到納網的轉變。

  其最終的目的,遵循的實際上就是整個能源轉型的內在邏輯:化整為零,聚沙成塔。物理上的減法使得人們有更多的游戲空間,經濟上的加法又帶來更多的商業模式和可持續發展動力。

  第四,儲能,尤其是用戶側儲能會有一個爆發值得期待,但這將取決于誰把國際市場拿下。

  從使用場景來講,儲能其實只有三個地方:電網側、發電側、用戶側。

  近幾年來,整個儲能行業的發展命運多舛,但2019年市場上最有代表性的儲能業的并購合作還是不少,主要有三類:

  一是大型能源集團收購新興儲能技術及系統集成商,將儲能業務契合進其傳統能源業務;如:ShellNewEnergies收購Sonnen,EDF公司收購PivotPower公司。

  二是儲能系統集成商為擴展技術覆蓋或擴大應用類型,收購其他儲能企業,或采用合作、合資方式,如:Tesla收購MaxwellTechnologies,Inc.,Stem公司與NEC公司開展合作,優化太陽能+儲能項目部署及運營,比亞迪聯合伊藤忠商事建立合資企業,發力儲能電池。

  最后一類是儲能系統集成商與地方電力公司或公用事業公司及其子公司進行合資或合作,布局儲能業務或跨國儲能應用,如:SolarEdge與AGL就住宅側電池項目達成戰略合作,RWE與GeorgiaPower簽署“太陽能+儲能”PPA協議。

  無論是哪一種類型其實最終所指都是用戶側,不管是風光儲還是光儲充都是為了讓死拿補貼不知道用戶在哪的新能源投資商從政府和電網的身上把眼睛挪開,看一看用戶到底想要什么。

  所以,對于用戶來講,并不需要電網擁有儲能。

  換言之,在真正的電力現貨市場競爭下,電網側儲能會讓峰谷電價差消失,最后也讓自己消失——只有用戶側儲能越多才會越讓市場活躍并產生更多的可能。

  從理論上說,用戶側儲能除了可以通過峰谷電價差套利,還可以參與批發市場,通過電能量市場價差或參與輔助服務、需求側響應等獲得額外收益,這里多種收益是可以并存的。但受制于國內電力市場的不完善,多種收益模型在國內短期還缺少落地土壤。

  用戶側儲能下一階段的推廣速度最主要還是看成本如何降低。從成本看,目前用戶側儲能系統成本大約在1.5元/Wh左右,電池、PCS、BMS成本依然有下降的空間。

  在當前成本下,用戶側項目投資回收期在8年左右。如果將系統成本降至1.2元/Wh左右,投資回收期可以控制在5年左右,用戶側儲能對投資者會變得更加具有吸引力。

  1.2元/Wh被視為用戶側儲能投資爆發的拐點,有不少業內人士預計PCS、BMS的成本都有希望降至0.1元/W、0.1元/Wh以內,1.2元/Wh乃至1元/Wh的系統成本仍然是可以預期的。

  事實上,在電力市場的助推之下,很多國家的用戶側儲能已經走得很遠。

  2019年10月,南澳大利亞數百戶家庭光儲系統形成的虛擬電廠項目,通過向澳大利亞全國電力市場供能,成功地應對了昆士蘭州發生的一次大規模斷電事故。

  目前,該虛擬電廠已安裝900多個系統,由Tesla牽頭,得到南澳政府和能源零售商EnergyLocals的支持。

  而Iberdrola英國子公司ScottishPower將在蘇格蘭539MW的Whitelee陸上風力發電項目基礎上,再增加一塊50MW的鋰離子電池,這將是英國最大的鋰離子電池項目之一。

  儲能電池將為電網提供“無功功率和頻率響應”,并在高需求或低風速時提供綠色電力。這將是英國第四個安裝儲能的風能項目。

  但是用戶側儲能的決戰之地并不僅僅限于中國,而是全世界。

  在德國,在澳洲,都可以看到一家叫Alpha-Ess沃太能源的公司的身影,這家發跡于江蘇南通的企業以幾乎不露出中國品牌的方式縱橫各大國際市場,在擊敗很多國外品牌的同時甚至于2019年開始宣布進入盈利。

  類似這樣的公司相信未來5年還會不斷涌現。

  五,充電樁的快速EPC及運營是能源互聯網領域的瑞幸咖啡,擁有最期待的商業模式。

  很多人持續5年來一直在問電動車有沒有前途,充電樁能不能賺錢。這個問題在未來5年也許還會持續下去,但實際上電動車的補貼都快全面取消,大多數人還是沒有堅定對這個領域的信心。

  關于充電樁的建設我已經關注很多年,甚至于自己也做過類似的項目,2020年初在德國電力展上最大的體驗就是德國公司們越來越懂得電動車和機動車的不同,在燃料供應的方面更是有要求。德國人的創造力在此爆發體現,期待未來5年有更多的進步。

  總的來說,對于充電樁,人們通常在選擇中感覺重要的順序是:布點、功率、支付方式、品牌兼容——感覺不重要但會關注的是:APP使用度、價格、接口、安全、逼格、和等待時的舒適度。

  回想2016年剛回國時和上海那時興起的一堆充電樁公司交流,大家談的都是支付和app,Location.

  對此,如果你是一家想建設充電樁的公司,你應該要做到的是:選地段,盡可能快的圈地并且EPC速度極快,有一個還不錯的充電信息平臺和APP,把支付交給合作伙伴,接口安全達標,成立一個售電公司搞掂最低的充電價格(可以合資分攤成本),最后,想點好玩的,如果你懂得年輕的心。

  綜上所述,現在使用起來印象最好、最高級的竟然是BP——一家賣油的傳統公司:全國布點7000個,以150KW爆充50KW快充7KW家充三個網絡分別覆蓋家、公司、外邊三個場景。

  BP在充電站領域與車企生態圈玩的最好,一看就是玩過生態圈的,polar網感覺有汽車的油味,會很親切;售電、支付體系全部閉環打通,BP看來想的很清楚,有大廠的風范。

  電動車行業一定要有原來汽車業的那種質感和油味是未來5年很重要的,也是BP做到了之后你才會感覺原來這個真的蠻重要的。

  但是德國和歐洲太慢了,100萬輛電動車等著下地,至少要300萬電動樁這幾年起來。100年前,歐洲搞汽車的時候可以拼命發力搞幾萬個加油站,但現在只能指望中國。

  個人覺得,中國企業做過充電站EPC能說點外語的,發力請幾個東歐農民工德國項目經理,其他不用到現場的項目管理全部中國人云后臺做,一個月干幾百個充電站出來應該可行,當然問題的關鍵是德國人讓不讓你做。

  不要太在乎支付。很多人嘲笑歐洲人刷充電卡不刷微信支付寶,其實這是一個對社會總成本的計算問題。騰訊的服務器營銷各種成本攤下來,估計也不少。

  個人認為,充電支付應該很快擺脫掉計量計費的模式,搞個車牌識別直接計算時間好了,功率確定BMS確定車型確定,物聯網的玩法應該是把人都踢掉。

  因此,總感覺電力公司做不了充電樁的生意,我們需要一個能快速建造,快速運營,天天在線的短服務公司,就像人們去加油站,只要和1個收銀員打交道就行,不想和什么hotline或者各種技工嘟嘟嘟各種技術參數。

  拔槍,插強,Start,跳槍,結束。最好你順便把握喜歡的電影和地圖都通過5G下載好了,大家皆大歡喜不要說話。

  記住瑞幸咖啡是怎么發展起來的:速度、體驗、價格、地段。

  寫在最后,坦白說,整個電力行業就像股票市場的次新股,2015-2020逐漸滑出舞臺中央慢慢沒落;也有點像慢慢蹭到風口的豬,雖然用力但還是因太重飛不起來。

  但只要沒有摔倒,就還有機會。就像這5年徹頭徹尾投身電力改革事業的許許多多年輕人,眼見他們一個個傷痕累累、心灰意冷,內心只能不斷重復這句獨白:

  “我沒有變得更悲觀,依然心懷希望期待改變,只是,我不想再渲染這件事很高級。”

責任編輯:辛宇
分享文章到:
0
瀏覽次數:
】 【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職能部門
中國建筑材料聯合會黨委辦公室 [詳情]
中國建筑材料聯合會結構調整與發展部 [詳情]
代管協會
北京市海淀區三里河路11號
010-68332654 [詳情]
北京市海淀區三里河路11號
010-88084883 010-88084806 [詳情]
直屬單位
北京市朝陽區管莊東里甲1號
010-65761515 [詳情]
直屬分會
綠色低碳建材分會 [詳情]

中國建筑材料聯合會混凝土外加劑分會 [詳情]

ICP備案編號:京ICP證1100091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072號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三里河路11號 電話:010-57811569 建筑材料工業信息中心承辦
188bet体育 英超| 体育下注| 体育网址| 欧冠| 西甲| 体育赛事| 奥运会| 体育在线| 在线直播| 在线直播| 西甲| 欧冠| 体育网址| 在线直播| 中科匯聯承辦,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